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蔣介石準備宣佈「臺灣獨立」嗎?



汪浩觀點:蔣介石準備宣佈「臺灣獨立」嗎?
汪浩 20161002 07:10
2016926日,前總統馬英九在東吳大學演講,講題為「臺灣的國際法定位」。馬英九談到臺灣自1642年被荷蘭人殖民至今,已經有392年的歷史,這段時間內,臺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不斷演變。馬英九恐怕不會提及的是,在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之後,蔣介石曾經探討過改變臺灣國際法地位、宣布「臺灣獨立」的方案。眾所週知,蔣介石一貫把臺獨運動視為美國借刀殺人、推翻其政府的陰謀,儘管有這層心理障礙,但在萬不得已時,他並不排斥自己宣布臺灣獨立,實行「一中一臺」的可能。
1945824日,中國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委員長於重慶簽署《聯合國憲章》批准書;26年後,中華民國黯然退出聯合國。(維基百科)
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之後,面對美國與中國改善關係的致命威脅,為了保衛臺澎金馬不落入中國之手,蔣介石甚至願意接受「一中一臺」的方案。19711014日,在聯合國抗爭的最後關頭,外交部長周書楷從紐約打電話回臺北請示「如重要問題案未獲通過,我與美日必須有一緊急應變方案,在表決阿案前提出,力圖挽救,惟此項方案非至最後關頭絕不對外透露,以免影響目前為重要問題案拉票之工作。」周書楷報告的緊急應變方案是什麼呢?它是沙烏地阿拉伯向聯合國提的修正案。                                             
沙烏地阿拉伯修正案:
「中華民國,亦即臺灣島之人民,構成一個單獨之政治實體中華民國,亦即臺灣島之人民,應保留其在聯合國及所有與其有關各組織內之席位,直至中華民國人民,亦即臺灣島之人民,能在聯合國主持下舉行復決或全民表決而就下開各項宣布其所作選擇時為止:1. 以聯合國記錄之一項條約所確定之中立地位,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繼續獨立;2. 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組成一個邦聯,其條件應由當事雙方商定之;3. 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組成聯邦,但需依照當事雙方所商定之議定書。」
外交部次長楊西崑於1020日正式告訴美方,中華民國可以忍受沙烏地阿拉伯修正案。對於此「一中一臺」的方案,蔣介石都能忍受,就是為確保中華民國在臺灣能夠做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生存下去。
季辛吉在1022 23日從北京發給白宮4封電報,堅決反對以沙烏地阿拉伯修正案作為後備方案,指出北京最不能忍受沙烏地阿拉伯的修正案要給予「臺灣」新地位。如果美國支持該修正案,美國與中國目前交流的基礎將受到破壞。季辛吉告訴尼克森,如果繼續提出「臺灣地位未定」或在聯合國中給予臺灣以新的法律地位,那麼,將使中國領導人認為美國出爾反爾,會嚴重損害目前美中對話的基礎。季辛吉警告尼克森,在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上要謹慎行事,不要以徒勞無功的政策毀掉苦心經營、來之不易的美中間脆弱的信任基礎。由於季辛吉的反對,使得美國不願推動沙烏地阿拉伯修正案。19711025日晚,在聯合國大會否決了美國的「修正的重要問題案」後,大會就沙烏地阿拉伯修正案進行表決,這項提案並沒有獲得多數國家支持。蔣介石反對臺獨,其實是擔心他在臺灣統治的合法性,害怕臺獨力量被美國利用,成為美國除去他父子的工具。但在萬不得已時,他甘願默認沙烏地阿拉伯修正案作為備案,只是為時太晚。蔣介石如果能早幾年與美國充分協商,推動這一提案就好了。
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後,臺北時間1026日下午,蔣介石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宣布:「我們國家的命運不操在聯合國,而操在我們自己手中。」之後,駐美大使沈劍虹在19711115日找季辛吉談兩個中國的長遠關係。季辛吉宣稱「依我們的判斷,未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臺灣的關係,應由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去解決。這是我們的政策,但是,誠如我所指出的,那並不影響我們現有的承諾。」
沈劍虹問季辛吉,美國希望中華民國怎麼辦?季辛吉強調,美國要中華民國存活下去,保持它的身份與尊嚴。美國會盡力支持,使它留在盡可能多的國際組織,美國「不準備改變與中華民國的雙邊關係」。
沈劍虹接著問,展望的時間是五年或十年?季辛吉回答說,十年太長,五年比較可能。但那是因為五年內有許多事情可能發生,例如,毛澤東死後,中國可能分裂成五個到十個權力中心。討論中國情勢可能的演變之後,沈劍虹又回到未來五年展望問題,他問季辛吉,那五年後臺灣是否有獨立分離的地位?臺灣的地位是否改變?季辛吉說,可能發生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臺北與北京談判;第二種情況是臺灣日益發展成一個獨立的地位。還有一種情況是中國大陸爆發內戰,臺灣以後與其中一個派系結盟。
面對難測的變局,沈劍虹問季辛吉,現在中華民國應該怎麼辦,要更加努力或坐以待變?季辛吉回應「你們有什麼選擇?」依他的見解,中華民國不應倉促採取行動,「任何會發生的事將是很緩慢的發生」,中華民國如果為避免死亡而自殺,那是很愚昧的事情。沈劍虹追問,季辛吉是否看到「死亡」即將來臨?季辛吉回答:沒有。依他的判斷,如果中華民國自己堅定,情勢會有急劇改變。「我們無意撤銷對它的承認。」這次會談後兩天,季辛吉在會談紀錄上批示:此項備忘錄不再傳閱。季辛吉這裡對沈說的一套與他在北京對周恩來說的一套幾乎完全相反,真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在沈劍虹見季辛吉之後不久,1117日的國民黨中常會討論了放棄「一個中國」的主張,轉而宣布臺灣獨立的可能性。於是,外交部次長楊西崑在11月底又主動找美國大使馬康衛密談。楊說他向蔣介石提出的救臺灣策略是:第一,發表聲明,宣佈在臺灣的政府與北京的政府毫無關係;第二,此項聲明應以新的政府名稱,即「中華臺灣共和國」名義發表;第三,聲明應指出,此項名稱所用的「中華」沒有政治意涵,只作通稱,標示臺灣的居民是漢人族群,有如「阿拉伯」國家在其國家名稱前加「阿拉伯」一樣;第四,在作此宣佈後,應即凍結憲法,解散國會,改成國會一院制,國會議員三分之二歸臺灣人;第五,進行公民投票決定臺灣未來地位。楊說,高層有葉公超、蔣彥士認同這種想法,張群、嚴家淦、張寶樹和黃少谷對這種想法也持開放態度。馬康衛立即將此「最高機密」報告美國國務院,但似乎沒得到回應。
面對美國對臺政策天翻地覆的轉變,19711027日,蔣經國代表蔣介石召見國軍高層,指示「今後作戰一切以防守為著眼,關於反攻大陸的措施不必做太多的準備。」這是1949年後兩蔣對國軍軍事戰略的第一次明確轉變。1231日,蔣介石終於決定「反攻戰略重新部署,計畫與行動完全變更。此一自立自保,以退為進,以守為攻,以靜制動之戰略,至為重要。」至此,蔣介石明確放棄了「反攻復國」的舊國策,而確立「自立自保」的新戰略,可是臺灣民眾並不知道這一變化。1972年,在蔣的最後幾則日記中,蔣介石一再強調「邁向獨立自強之心理。」(33日記)
1972722日午後,蔣介石心臟病發作,出現心肌梗塞,從此不再視事,臺灣正式進入蔣經國時代。824日,沈劍虹又去找季辛吉,拋出中華民國「獨立」的概念,他說,有些中華民國的友邦說,我們應該成為獨立國家。季辛吉一聽問題嚴重,立刻施以緩兵之計,宣稱他不認為需要如此。在美國大選後,事情會改變。臺灣那樣做會在美國造成極大問題。是他的話,他寧可等待。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能改變立場。中、蘇可能爆發戰爭。沈劍虹安慰他說:「我們一向保持安靜,從來不洩密。即便是情況很惡劣,我們也保持安靜。」沈劍虹與楊西崑的這些談話恐怕不只是他們個人的意思,而是兩蔣授意的非正式試探,但美國不願幫忙,因為季辛吉已經向周恩來秘密承諾美國「不支持『兩個中國』的解決方案或『一中一臺』的方案」,也「不支持臺灣獨立運動」。
蔣介石在晚年,放棄了要求各國必須在「兩個中國」之間做選擇,他接受讓兩者都加入聯合國。蔣介石甚至準備自己宣布臺灣獨立,實行「一中一臺」。但是,再有創意的外交方案也未必抵擋得了尼克森、季辛吉帶來的震撼。後來,在美中「上海公報」的明確反對之下,蔣介石已經無力推動「中華臺灣共和國」獨立了。蔣介石是一個現實主義領導人,他懂得在關鍵時刻退讓。但是,尼克森秘密改變美國對臺政策,向中國出賣臺灣的利益,完全封殺了兩蔣實施臺灣獨立的可能性。
*作者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


1 則留言:

發表意見者,請留稱呼。用匿名不留稱呼者,一律自動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