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中國民間資本這樣外流




中國老百姓資本這樣出境

2017/04/12

     中國的資本外流仍未停止。2016年流出金額按日元換算超過30萬億日元,個人資金想盡各種方法越過外匯管理部門強化的管制措施。帶貨者、外幣保險、地下錢莊——不光是富裕階層,就連不少普通老百姓也在將僅有的一點兒資金轉移,筆者對這些普通百姓的資金流出渠道進行了追蹤。

 場景1 在香港與中國大陸的交接點

      廣東深圳與香港之間可通過鐵路往來。

      從位於羅湖站的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出境,只要辦完香港入境手續,還沒登上火車,就等於已經進入了香港。

      中途有行李檢查。但由於春運期間較為繁忙,檢查很寬鬆。

      雖然工作人員要求行李箱及大包都要放入安檢機進行檢查,但平時用的揹包可以背著直接通過。雖然一次可轉移的現金量有限,但幾乎沒有開包檢查的風險。

      約好在這裡見面的女性也只帶了一個揹包。即使叫她的名字,也只是微微點頭,幾乎不説話。看在介紹人的面子上,她不太情願地允許了我和她接觸。

      這是被稱做「水貨客」的帶貨者中的一員。他們根據客戶的要求,攜帶各種貨物,往來於香港和深圳之間。

      曾經可以自由往來的深圳市民現在也受到限制,一週只能出入境一次。這是為了防範帶貨者。即便如此,帶貨一般能獲得200元左右的報酬,作為兼職也算不錯。比如,在香港購買iPhone,然後在中國大陸賣掉,也能賺錢。筆者問她鼓鼓囊囊的揹包裏裝的是什麼,她沒告訴我,但是過了一站地,到了上水站,她回答説「是鈔票」,然後下了車。

      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在2014年初為1美元兌6元多,而到2016年底貶值到了1美元兌接近7元。雖然有不少人想將資産轉移到海外,但政府給個人的換匯額度每年只有5萬美元。這個額度對富裕階層來説根本不夠。於是,攜帶現金出境的各種手段發展了起來。

      借助手提貨(Hand Carry)和帶貨者是最基本的途徑。雖然這些途徑很原始,現在仍在日常使用,2017年春節中國媒體還報導了查獲帶現金出境的案例。不過,如果金額稍大一些,就要想別的辦法了。

 場景2 深圳的外幣保險銷售

      小李在廣東深圳賣外幣保險。但是他賣的不是中國大陸的保險,而是「友邦保險公司(AIA)」及「友誠保險公司」等主要在香港銷售的保險。友誠保險曾經也在日本流行過。

      據他介紹,把通過口口相傳招到的潛在客戶約到香港,介紹給保險仲介。2016年他帶了340人到香港,其中4050人購買了保險。獲得的佣金小李跟仲介對半分成。

      大陸人為什麼特意去香港購買保險呢?這是因為可以轉移資産。

      不久之前,還能用銀聯卡購買保險。這是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普及之前,佔很大市佔率的中國銀聯卡。

      前面已經説過,中國的個人每年只能兌換5萬美元的外幣。這種情況下,用銀聯卡買保險,就不受限額的限制。小李回顧説,經常看見中國富豪將銀聯卡反覆插入讀卡機,購買高額保險的場景。不久後將保險解約,雖然要花手續費,但可以安全轉移資産。

      即使不是這樣的富裕階層,普通老百姓也熱衷於購買外幣保險。大部分客戶每年繳費30005000美元左右。

      小李銷售的保險主要分兩種。一種是在死亡或身患重病時理賠的終身保險,一種是繳費1020年,退休後領取的養老保險。雖然參保額度有很大差異,但平均下來「一份保險可獲得1萬元左右的佣金」。

      如果小李所説屬實,那麼他一年的收入在40萬~50萬元。據説一個仲介會帶很多像小李一樣的「下線」。小李説,「我也想儘快去香港,做仲介」。因為他看好資産移轉需求和高額佣金。買賣雙方的需求碰撞出火花,市場迅速擴大。

      但作為防止資金外流的強化管制措施之一,2016年秋季使用銀聯卡轉移資産已被封鎖。當問到現在都怎麼辦時,對方回答「有很多途徑,‘螞蟻搬家’就可以」。

      「螞蟻搬家」是指利用父母、孩子、親戚、朋友等人的換匯額度,一點點地將手頭資金換成外幣。這種方式就像螞蟻一點點搬運食物,所以被稱為「螞蟻搬家」。

      中國的人情關係深厚。現在仍存在難以拒絕熟人委託之事的風氣。如果湊到20人的額度,一年最多可兌換100萬美元。如果在年底用掉這一額度,進入第二年馬上再次換匯,就可兌換200萬美元。由於大部分普通老百姓跟外幣無緣,從熟人那裏湊額度並不難。

      小李説「還有其他方法」。「你可能也聽説過吧?」

 場景上海的外匯黃牛

      春節過後,2月上旬的上海,聚集在南京西路一帶的外匯黃牛們這天依舊現身於中國銀行門口。

     和往常一樣,大都是黑夾克加大單肩包的裝扮。一看到像是日本人、韓國人或者歐美國家的人,就上前打招呼。

      Exchange?」——先是英語,然後是中文「兌換嗎」。儘管一看就是地下錢莊的黃牛,保安人員卻視而不見。

      問他們金額是否有上限,回答是沒有。只需等上一天,就可以提供很高的數額。同時他們還小聲提示,如果再加2%的手續費,就能匯到境外。且不説換匯,通過地下錢莊匯款的風險應該很大吧。最近,在便利店門口也開始出現換匯黃牛的身影。

      中國政府採取匯率干預和資本限制等各種各樣的手段,試圖阻止人民幣暴跌和資本外流。在35日開幕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政府重要人物也是一開口就反覆強調「中國外匯儲備非常充足,跨境資本流動呈現均衡」(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人民幣抗貶能力強,大幅貶值可能性不大」(原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

      但如果真的沒問題,為什麼不放寬管制呢?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上海支局 張勇祥





中國動用大量外儲能否阻止資本外流?

2017/01/20

  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正在減少。截至201611月底,中國的美債持有額為1.0493萬億美元,比10月底減少了664億美元,創出約6年來的最低水平。從各國的持有額來看,中國已連續2個月將首位寶座讓給日本。中國在119日發佈的2016年資金外流金額為3053億美元,這是過去的最高紀錄。據分析,主要原因是為了遏制人民幣貶值,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增加了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的外匯干預措施。
  
中國的美債持有額在20165月成為近期的一個頂點,隨後不斷減少。此次減少持續了6個月。日本也自8月起持續減少了美債持有額,但減少幅度較小。中國在市場上拋售美國國債,實施了買入人民幣、賣出美元的外匯干預措施。

  央行為了抑制外匯儲備的降低,減少了干預措施。但美債持有額仍在減少,原因為中國外匯交易出現膨脹。201611月川普當選下任美國總統,美元升值預期升溫,外匯交易也日趨活躍。11月的外匯交易額達到15.89萬億元,比上月增長45%。只是為了防止價格劇烈波動的干預措施似乎就需要一筆鉅額資金。

  干預規模以201512月和20161月為頂峰,但當時美債並未明顯減少。北京的金融相關人士指出,「當時的干預資金主要來自銀行的美元存款。此類資金似乎已經用完,最近不得不拋售美債」。

  進行干預的原因是中國的資金外流仍在持續。從國家外匯管理局19日發佈的銀行結售匯數據來看,銀行代客涉外收入下降15%,支出下降11%,涉外收付款逆差3053億美元,連續2年凈流出,相抵之後的流出額比2015年增加了57%。

  中國政府擔憂資金外流和人民幣貶值將導致市場混亂,自201611月底開始,全面啟動投資層面的資本管制。規定超過500萬美元的大額兌換、海外匯款以及海外企業收購需事前諮詢貨幣當局。20171月起,個人在銀行窗口購買外匯需提交2A4紙的申請書,填寫兌換目的等信息。

  中國的個人兌換外匯額限制在每年5萬美元以內。在新額度産生的年初,1月的兌換額通常是增加狀態。但外匯管理局發言人王春英在19日的記者會表示,「截至近期,今年1月份以來個人日均購匯環比和同比均有所回落」。

  中國之所以採取不修改法規的資本管制強化措施,是因為2016年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成為IMF給予的信用背書。SDR的條件是「自由兌換」,如果修改規則,人民幣可能會招致批評。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原田逸策 北京報導

相關閱讀: 

2 則留言:

  1. 台灣的外匯,人民幣部份,是否有雷?
    下一個央行總裁,會是誰?

    回覆刪除
    回覆
    1. 2020之前,林全登座央行總裁!

      刪除

發表意見者,請留稱呼。用匿名不留稱呼者,一律自動刪除。